傍晚七點的台北天空,緩緩的灑下了一片灰。

 

灰?!為什麼是灰?

 

揉合了無盡的喜怒哀樂,我想也只有灰,足以用來形容他此時徬徨無助的心情,和眼前所見到的一切。

 

 

 

灰是一種顏色,也是一個名字。

 

 

 

『為什麼要抽菸?』 琦總是不厭其煩的問著。

 

 

『因為我喜歡看到煙霧在肺裡繞了一圈之後又吐出來的顏色。』 灰悠悠的說著。

 

 

『喔?!是白色嗎?』 琦不解的望著灰。

 

 

『是灰。』 淡淡的灰。

 

 

 

灰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視力,直到剛剛撞見琦與一名不屬於這房間的男人,赤裸裸的躺在床上時,他才愕然的發現,自己的眼睛早不知道在何時,被覆上了一層薄薄的紗,那種不屬於白色的紗。

 

 

*他能給我你從沒給過我的溫柔與驚喜。*

 

因為這個理由,琦選擇了他,那個五彩繽紛的他。

 

 

 

漫無目的的在街上走著,他不知道要去哪裡,也不知道有哪裡可以去,他只能一直走,一直走,直到遇上了他,另一個灰。

 

 

完全沒有對話,兩個人只是靜靜的坐著,默默的重覆著抽菸的動作,點菸,吸菸,熄菸。然後再點菸。

 

 

*安慰了別人的悲傷,才能忘記自己的悲傷。*

 

另一個灰臨走時,拍了拍灰的肩膀。

 

 

是嗎?灰不置可否的在心裡嘲諷著。

 

*那不叫忘記,那叫做壓抑。*

 

灰顯然比較喜歡自己的論點,不過其實也無所謂,因為這世界上根本沒有人在乎過他的想法,一個也沒有。

 

 

 

*原諒我的行為好嗎?我不能沒有你。*

 

看著琦新傳來的簡訊,灰淡淡的笑了。

 

 

然後,起身,把手機扔進水溝裡。

 

 

*背叛過,就別奢望能夠得到原諒,即使只有一次。*

 

灰點燃一根菸,默默的走入夜色裡,一個專屬於他的夜,灰色的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柚 的頭像

柚。

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