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我有沒有聽錯?茶茶她剛剛說...小飛?
 
    不是這麼剛好就是那個恰杯杯只會數錢什麼事都不做自稱拉麵店一姐的人口販子 - 小飛吧?!唔...我記得小飛好像也是資管的耶,不會吧,這是整人大爆笑嗎?

 
    『恩,麻煩你了,掰掰。』
 
    正當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茶茶已經講完電話,正帶著一臉狐疑的表情看著我。
 
 
    『楚曄,你在找什麼?』 看了一陣子之後,茶茶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喔,我在找攝影機。』 我頭也沒抬的繼續在病房裡地毯式的搜索著。

    攝影機一定藏在某個地方,我一定要把它找出來,結束這場整人遊戲,拿到一百萬元(?)。
 
 
    『為什麼要找攝影機?』 茶茶仍是一臉不解的看著我。
 
    靠!!為什麼我找不到。

 
    『茶茶,借問一下,妳們資管系不會除了妳之外,其他人都叫小飛吧?』
 
    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我充滿期待的看著茶茶。
 
 
    拜託妳,一定要回答是阿!!
 
 
 
   
 
   
 
   
 
   
 
 
 
    『沒有耶,我們系上只有一個小飛,她還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喔。』
 
    茶茶甜甜的笑著,我的心卻一直往下沉,簡直比王葛葛的伸卡球還沉了。
 
 
    完了,等下一小飛來我就死定了,撇開在醫院睡到下午才醒不提,光以把她一個人丟在店裡這項罪名來說,就足以讓她把我碎屍萬段拿去填海了。

 
    『楚曄,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身體不舒服嗎?』
 
    茶茶擔心的看著全身冒冷汗的我。
 
    『喔,呵呵,沒有,我...我只是,熱...熱了一點而已。』
 
    我語無倫次的解釋著。媽呀!!我的生命開始倒數了。
 
 
 
    扣扣扣...
 
 
    嚇!!!!來了來了,牛頭馬面來了。

 
    『請進。』 茶茶有禮貌的回應著。
 
 
    碰...
 
 
    門被大力的推開了,我趕緊轉過身去,背對著門不敢看。


    『ㄉㄟˇㄉㄟˊ,妳出車禍怎麼都沒跟我說勒,我剛接到電話嚇了一大跳耶。』


    嗯...雷霆萬鈞的開門氣勢,加上中氣十足的咆哮聲,來的人果然是小飛那賊婆娘。
 
 
    欸,等等,她剛說,她是接到電話才知道茶茶出車禍的?!不會吧,難道在店門口的時候小飛沒認出來嗎?這也太誇張了一點吧,她是燈籠魚阿,眼睛都退化了不成。


    『唔...楚曄你在這裡幹麻?還有,你今天怎麼沒來上班?!』
 
    進來這麼久小飛終於注意到我的存在了。

 
    她果然是燈籠魚。
 

    『呃...小飛我跟你說,那個,我們店門口昨天不是有人出車禍嗎?』

    我戰戰兢兢的問著,因為我已經可以感受到小飛身上傳來陣陣的殺氣了。

    『阿,好像是耶,你不說我都忘了,那個人後來怎麼樣了?』
 
    看來她不只眼睛退化,連腦子都退化了。不過還好話題順利的被我扯開了,不然就算有一百條命也不夠我死。


    『那個人就是茶茶阿。』 我指著病床上的茶茶,沒好氣的看了小飛一眼。


    『阿?!』 小飛張大了口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我,又轉頭看了看茶茶。

 
    恩,我非常肯定她的眼睛,腦子,甚至肢體方面通通都退化了。
 
 
    『呵呵,笨小飛,是楚曄送我到醫院的喔,你們兩個認識?』

    茶茶看到小飛那趨近於白癡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來。

 

    『認識阿。』    『不認識!!!』 
 
    不知怎麼的我急著否認,話一出口馬上就被小飛青了一眼。



   
 
   
 
   
 
 
 
    『不認識是嗎?那...你明天應該不用來上班了啦,反正你連店裡的負責人都不認識不是嗎?』

    小飛滿臉笑容的看著我。
 
 
    唔...小惡魔的微笑,這下糟糕了。
 

    『不...不是不認識啦。我是說,妳今天好...好漂亮喔。對!!超漂亮的,我一下子認不出來啦,哈哈哈。』
 
    我連忙打哈哈的胡亂掰了一個濫理由,不過以小飛的智商我想她應該會相信才是。


    『真的嗎?!你看的出來我今天有化妝阿?哈哈哈哈。』

    你看,我就說吧,她大概已經退化成單細胞生物了吧。
 
 
    『呵呵,你們兩個感情好好喔,楚曄你是新來的吧?我之前去找小飛的時候都沒看過你耶。』
 
    茶茶臉上永遠掛著甜甜的笑容,讓人看了真是精神為之一振阿。


    『恩,對阿,我才上了一個多星期。』 我笑著回答。

    彷彿被茶茶感染了一樣,臉上的笑容也愈來愈真實了。
 
 
    『好啦,楚曄你先回去上課吧,ㄉㄟˇㄉㄟˊ我來照顧就好了。』

    上課?!對厚,我的媽呀,我都忘記有這回事了。


    『那我先走了,茶茶掰掰,要小心身體喔。』

    『我勒,我都不用再見喔?』 小飛嘟著嘴不滿的抱怨著。
 
    『好啦,小飛掰掰,要好好照顧茶茶喔。』

    收拾好東西之後我就離開醫院直奔學校了。
 
 
 
 


 

    『哇哇哇,楚爺捨得回來啦?怎麼樣,你跟小護士有沒有發生那個這個,balabalabala............』
 
    以上省略三萬兩千五百二十二個字。


    一進教室小古就一臉淫蕩的黏在我身邊東問西問的。


    『有有有,我跟你說喔,那護士胸大腰細屁股翹,簡直就是極品了,你一定要找機會去看一下,絕對值回票價的。』
 
    
    我拍了拍小古的肩,佯裝興奮的說著。


    真期待他看到那個七月半護士的表情。


 
   
 
   
 
   
 
 
 
    『哇!!那改天換我去試試,哈哈。』
 
    小古說著說著就陷入他自己的異想世界裡去了。


    『試你的大頭鬼,我是去醫院照顧病人的啦。昨天有人在拉麵店門口出車禍,我剛好在,就送他去醫院了啦。』

    走到座位上之後,我沒好氣的敲了一下小古的頭。


    『車禍阿,那...出車禍的是男生還是女生阿?』
 
    小古揉了揉頭,一臉期待的問著。

    奇怪,這傢伙怎麼突然沒事關心起別人來了。

 
   
 
   
 
   
 
 
    『女生。』 我回答著。

    『那...正不正?』
 
    我就知道,這傢伙果然是髒腦袋。

    『無可奉告。』

    想到茶茶,又看到小古那一副欲求不滿的表情,我很乾脆的拒絕回答。

    『厚...小氣耶,不說就算了啦。』
 
    小古可能覺得自討沒趣,摸摸鼻子就離開了。
 
    『阿,對了,剛剛痛痛有打電話找你喔,她說你的手機打不通。』

    小古突然回頭對著我說。


    痛痛沒事找我幹麻?


    『恩,知道了,我等等打給她。』
 
 
 
 
 
 
 
 
 
 
 
 
*很多時候,我們會說【就這樣吧】,  其實不是真的希望這樣,而是,就只能這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柚 的頭像

柚。

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