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9589.JPG  

 

沒有色彩斑斕的幼蟲,沒有萬眾期待的結蛹,也不會在花叢中翩翩起舞。

 

你是蜻蜓。

 

這一次聽到這個形容是在兩年前,一個老二磨破皮的傢伙在福隆跟我說的。『你是蜻蜓,總是輕輕的點著,一沾即走』。那天,在草嶺古道的涼亭,吹著舒服的海風,和著老二磨破皮那傢伙的打呼聲,心,完全屬於自己的一天。

 

而後,被風吹皺了,那心

寫在心上的話,看不清,卻烙印在靈魂上,咖啡色偏紅

別忘,不要忘,不可以忘

其實,是不會忘

忘了,就該忘了為何忘了

 

不要了,很多東西都不要了

不是因為太灑脫,而是因為無法假裝不在乎

不愛了,還是會在乎

所以,不要了

 

認定了一個人,走到最後卻只剩自己一個人,很痛吧?

就像被自己出賣了一樣,海市蜃樓般的幻滅

有人走就會有人來,就算還沒癒合,還痛著,就是會有人來,無法阻擋的

而闖進來的,不是迷途的小羔羊,是捧著心卻無人回應的遺憾

於是

於是,又多傷害了一個人

 

幸福,很難去定義吧?

愛和幸福,原來是不同的阿

給愛,卻又不肯被愛

自私,卻幸福阿

 

自私,卻幸福,因為我是蜻蜓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柚 的頭像

柚。

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XINE MADALAO
  • 不因其實妳不懂我的心扼腕,我只為妳怎麼沒看見遺憾。
  • 百合大人何時回台灣啊?

    於 2011/07/04 19: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