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好無聊喔。』
 
    某天放學之後,我跟小憂漫無目的的走在西門町的街道上。什麼?!你說我跟小憂在交往?!那你大概殺了我會比較快吧。雖然說小憂在學校裡也算是美女級的人物,不過沒辦法,她不是我的菜,對我來說她是一塊肉,太難吞了。
 
 
    『本小姐陪你來逛街你還敢給我喊無聊。』 小憂白了我一眼。
 
 
    陪我逛街?!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是最新的非洲式笑話嗎?明明就是妳硬拉我來說要買什麼聖誕節禮物的耶。
 
 
    『是是是,我錯了,請問小姐妳看到中意的禮物了嗎?』
 
    我沒有力氣反駁了,因為…我們已經足足走了3個多小時有了。小憂這傢伙根本就只是缺幫她提東西的勞工嘛,那種工地外面不是常常有人噴漆寫說【你缺勞工嗎?想要便宜勞工嗎?】之類的標語嗎?幹嘛不去找他們阿。
 
 
    『還沒耶,不過我餓了,你想吃什麼?』 看來小憂也沒力氣再走了。
 
 
    『都可以阿,沒意見。』 對於吃的這方面我一向都是很討厭做決定的。
 
 
    『那…我們去美觀園吃排骨飯好不好?』 小憂突然靈機一動的看著我。
 
 
    『喔,好阿,走吧。』
 
    這時候在西門町逛街的人一定會嚇一大跳,因為有兩隻活生生的人形殭屍就這樣從他們面前經過飄進美觀園。沒辦法,我沒用爬的就已經很不錯了。
 
 
 
    『嗝~好飽喔,真滿足。』 小憂拍了拍自己的小腹,慵懶的靠在椅子上。
 
    怪物,這傢伙絕對是怪物,一碗排骨飯花不到10分鐘就吃完了!!我還有滿滿的三分之二耶。
 
 
    『妳可以先去付錢阿,我還沒吃完。』
 
    我吃完一碗的時間她大概可以再多吃個好幾碗了吧。
 
 
    『不行,要等你吃完在一起付。』 小憂斬釘截鐵的說著。
 
    哇塞,該不會是良心發現要請我吃這頓晚餐吧,看來她心腸沒那麼壞嘛。
 
 
    『喔,你不要用那種感激的眼神看我,我想你應該是誤會了。我的意思是,我只有帶買禮物的錢,所以等你吃完之後在一起會付比較方便,省得你多跑一趟。』
 
    靠!!這傢伙有沒有羞恥心阿!!!我終於知道她為什麼要找我來逛街了,原來我不是便宜勞工,我是還要倒貼的那種。
 
 
    『妳幹嘛不去死一死比較快。』
 
    我對小憂比了一個中指,不過這也僅只是發洩而已,並不會改變我要去結帳的命運。
 
 
    『唉唷,幹嘛這樣,我知道愷齊你對我最好了。』 小憂嘟著嘴撒嬌著。
 
 
    『少來。』 我一把推開她,這種戲碼本少爺已經看了快三年了,免疫。
 
 
    『好啦,反正你等等要去付錢就對了。』
 
    看到撒嬌沒用,小憂乾脆恢復無賴的本性,自顧自的拿起鏡子補起妝來了。
 
 
    『真想掐死妳。』 我用力的咬了一口排骨發洩。
 
 
    『隨便你怎麼說嚕。欸欸欸,吃快點,有些店都要關了。』
 
    惡魔!!這傢伙一定是惡魔。神阿,我到底是哪裡得罪你了,人家【惡魔在身邊】裡的惡魔也沒像她這麼過份阿。
 
 
 
 
    就在我心不甘情不願的結完帳,最度踏上去西方取經,喔不,是去西門町買禮物的不歸路時,我看到了另一個惡魔,喔,應該說是披著人皮的禽獸才對。
 
 
    『欸,小憂,你看那男的是不是陸羽?』
 
    我指著站在Levi’s門口的一個男生,不解的問著小憂。
 
 
    『好像是耶!!不過…他牽著的女生看起來不像小玥阿。』
 
    小憂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廢話,要是他牽著的是蘇小玥我幹嘛還要問妳阿,就是不是蘇小玥事情才大條了咩。
 
 
    『好樣的,竟然敢劈腿,不過去教訓他一下怎麼對得起小玥勒。』
 
    我捲起了袖子,氣沖沖的往陸羽的方向走去。
 
 
    『欸欸,愷齊,等等我啦。』 小憂急忙的跟在後面。
 
 
 
 
    『學長,好巧耶。』 我拍了拍陸羽的肩膀,強忍著怒氣打著招呼。
 
 
    『哈,學弟,跟女朋友逛街阿,不錯喔。』
 
    陸羽臉上非但沒有任何驚訝的表情,看了一眼我身旁的小憂,還輕鬆的調侃著。
 
 
    『你不也是嗎?這位要叫大嫂還是二嫂阿?!』
 
    忍耐,忍耐。屎到臨頭我都能忍了,沒道理這點事我不能忍。
 
 
    『哈哈,隨便你叫阿,要去跟蘇玥打小報告也是可以啦,不過前提是看她是相信我還是相信你嚕。』
 
    陸羽臉上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媽媽說,孰可忍,孰不可忍,所以……
 
 
    『我最討厭打小報告了,不過,我還是不能原諒你,抱歉,可能會有點痛。』
 
    我冷冷的說完之後,一拳直接打在陸羽的鼻樑上。
 
 
    『你…你竟然敢打我!!!!』
 
    陸羽倒在地上大聲的叫罵著,鮮血泊泊的從鼻孔流下。
 
 
    『打你又怎樣?!大爺我高興還可以多踹你兩腳勒。』
 
    最討厭這種平時高高在上,受了一點小傷就在那鬼叫鬼叫的人了。醫生說偶爾流點血有益身體健康的。
 
 
    『我…我要回去告訴我媽媽。』
 
    陸羽聽到我還要多踹他兩腳之後,臉上露出了恐懼的表情。
 
 
    呃…告訴媽媽?!這不是小學生才會出現的行為嗎?就是那種在學校被欺負之後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回家撲倒在媽媽的懷抱裡,然後放聲大哭的說『媽媽,今天隔壁的小明用鼻屎彈我』之類的橋段。
 
 
    『你要告訴爺爺我也沒意見阿。』
 
    看到陸羽這樣子我也提不起興趣再多捕他兩腳了,不要浪費自己的體力。
 
 
    『你…你…我們走著瞧。』
 
    陸羽爬起身來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之後,就牽著她那個不知道是第幾號的女朋友,一溜煙的跑掉了。恩…這傢伙絕對有進國家田徑隊的實力,看來是埋沒人才了。
 
 
 
 
    『愷齊,如果他去跟小玥告狀怎麼辦?!』
 
    在回家的捷運上,小憂擔心的說著。
 
 
    『那就要看她相信誰嚕。』 我聳聳肩,無所謂的看著窗外。
 
    恩…窗外一片黑暗,所以還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比較好,因為蘇小玥也是屬於見色忘友那一類的。
 
 
 
    隔天一大早進教室就覺得有股莫名的壓迫感,恩,說的實際一點就是【有殺氣】。
 
 
    『早阿。』 我故作鎮定的走到小玥旁邊,打了聲招呼。
 
 
    『張˙愷˙齊!!!!!!!!!』
 
 
 
    啪...............。
 
 
 
 
 
 
 
 
 
 
 
 
 
*好痛。心,好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柚 的頭像

柚。

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