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 午餐吃到一半,小玥突然輕嘆了一口氣。

 

 

『幹嘛,那個來喔?!還是發情期到了?』 我叼著雞腿不解的看著她。

 

 

『你才那個來勒!!』 小玥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

 

 

『我是在感嘆好久沒看到陸羽學長了啦。』

 

小玥哀怨的盯著便當發呆,還不時拿筷子去戳她那塊從來沒動過的雞排。

 

陸羽?!這傢伙除了會泡茶還會幹嘛?喔對了,他還會爆炸就是了,不過這是周滷蛋說的。

 

 

『拜託,那傢伙都畢業一年多了耶,妳還對他念念不忘喔?』

 

我就說吧,果然是發情期到了,不過現在好像是冬天耶,看來是提早發作了喔。

 

 

『不準你用那傢伙稱呼他!!人家會打球會彈吉他會唱歌,你拿什麼跟人家比阿。』

 

欸,妳這樣說就很沒意思了喔,打球彈吉他唱歌我也會阿,我還會頂撞師長勒,妳說有沒有很威。

 

 

『再厲害也畢業了阿,現在學校可是我稱霸耶。』

 

我用力的咬了一口雞腿,宣洩心中的不滿。

 

 

『是是是,稱霸黑榜嘛,我知道的。』

 

小玥果然是有異性沒人性的動物,真是太讓我心寒了。話說榮登(?)黑榜第一名也不是我願意的阿,誰會知道校規上有規定不能上頂樓而且學校內不能打牌阿?!我只不過是湊巧在頂樓打牌被教官遇到而已阿。

 

 

『不只是黑榜,校草榜我也是排名第一的好不好。』

 

說到這就真的不是我要臭屁了,人帥真是一種罪過阿。

 

 

『我沒記錯的話你也是等到陸羽學長畢業之後才爬上校草榜第一的吧。』

 

可惡!!至少我現在是第一阿。陸羽那傢伙走的是陽光形象,外表看起來雖然正直,說不定私底下是一個戀童癖或是御姐控勒。

 

 

『啐~有人愛就好。』 懶得跟妳繼續爭論下去了。

 

 

『喔~說到有人愛這點,你可是贏過陸羽學長的喔。』

 

~難得會稱讚我耶,該不會是在肖想我便當裡的那顆滷蛋吧?!妳想都別想。

 

 

『例如一年級的那個菜菜子阿。』 小玥邊說邊忍著笑。

 

 

禁止在我面前提到(菜˙菜˙ )三個字!!!!!!!!!!!!!!!!!一提到她頭就不自覺的痛了起來,我敢打包票那女人一定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花痴,不然就是出生時腦袋燒壞了。

 

 

『閉上妳的嘴。』 我瞪了小玥一眼,不過她還是無法克制的笑著。

 

笑!!再笑拿雞腿塞妳鼻孔喔。

 

 

『算了,一提到菜菜子我就一點胃口都沒有了,我要去保健室睡午覺,老師點名的話就跟他說我生病了。』

 

我頭也不回的對著小玥揮揮手。

 

 

『恩怎麼突然覺得背後有點冷?』

 

我不解的搔搔頭,回頭卻只看到小玥笑嘻嘻的跟我揮手說掰掰。

 

 

 

不好的預感。

 

 

 

 

 

 

 

 

 

 

 

 

碰!!!

 

『愷齊學長,聽說你生病了是不是?!』

 

保健室的門猛然的被推開來,緊跟著而來的是我最不想聽到的聲音。拜託,我才剛躺下去而已耶,太狠了啦。

 

 

蘇小玥,我鄙視妳!!!我詛咒妳青春痘長滿臉,一輩子嫁不出去!!!!

 

 

『呃只是頭有點暈。』

 

我虛弱的看著緊張的菜菜子,不過我倒是真的沒有對她說謊,因為我一看到她頭就開始暈了。

 

 

『沒事吧?!保健室阿姨勒?怎麼沒有人照顧你呢?!我留下來照顧你好了。』

 

只要妳離開這裡我自然就會好了。

 

 

『呃菜菜子,我想妳還是回去上課好了,高一的課程很重要的。更何況,我躺一下就沒事了。』

 

媽媽~~我想回家。

 

 

『不行!!』 菜菜子大聲的拒絕。『病人一定要有專人照顧的,既然保健室阿姨不在,我只好留下來照顧你了。』

 

說的這麼勉強,好像我求妳照顧我一樣耶?!別鬧了大嬸,回去上課吧,保健室很危險低。

 

 

『呃,那隨便妳,我要休息了。』

 

在這樣跟她說下去一定是沒完沒了的,我索性轉過身體面對牆壁,來個眼不見為淨。

 

 

『吶~愷齊學長,你睡著了嗎?』

 

過了大概十分鐘之後,菜菜子低聲的問著,還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背。

 

 

裝死裝死,這時候一定要裝死,就像在森林裡遇到熊一樣。

 

 

『其實,我從第一眼見到你,就喜歡上學長你了喔。』

 

見到我沒反應,菜菜子自顧自的說了起來,講到害羞的地方還大力的拍了一下我的背。

 

有病!!!這女人一定有病!!快來人阿,救命阿~~~~

 

 

『可是我知道你不喜歡我。雖然我長的很美,功課也很好,家裡又有錢,你還是不喜歡我。』

 

菜菜子說著說著突然自怨自艾了起來,當然,還包括了自戀。

 

 

『吶~愷齊學長,你喜歡的是蘇玥學姊吧?!』

 

喜歡蘇小玥?!我差點克制不住笑了出來。

 

 

『我每次看到你跟蘇玥學姐走在一起有說有笑的,就好羨慕她喔。』

 

那是因為妳沒聽到我們對話的內容。

 

 

『你們,真的很配耶。』 說到這裡,菜菜子輕嘆了一聲。

 

 

配?!我看是呸吧!!要我跟那個批著人皮的惡魔在一起,我還寧願選擇福利社阿姨勒,雖然說老了點,不過至少還是人。

 

 

『不過 不過啥?!妳該不會要說我跟妳也很配吧?

 

 

『我不會那麼輕易放棄的,總有一天你一定會愛上我蔡心葳。』

 

喔,那大概是我發瘋進精神病院,或是全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的那一天吧。喔,不不不,就算全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要跟妳在一起,我會選擇切雞雞自殺,雖然光用想的都覺得很痛,但總比被妳玷汙好。

 

 

『自言自語好像神經病喔,好啦,你慢慢休息喔,我先回去上課了。』

 

菜菜子說完就小心翼翼的把門帶上,離開了保健室。

 

 

終於肯走了,再不走我真的要精神崩潰了。不過話說回來,也該是去找蘇小玥算帳的時候了,竟然出賣我。出賣我就算了,還出賣給最不該的菜菜子,這簡直就是想讓我萬劫不復嘛。此仇不報非君子,起手無回大丈夫(?),好像不是接這句厚,算了,都可以啦。

 

 

 

 

 

 

 

『蘇!!小!!玥!!我要

 

一進教室我就衝著小玥大喊,不過話說到一半我就停住了,因為我看到

 

 

 

小玥在哭。

 

 

 

 

 

 

 

 

 

 

 

 

 

 

【難過,就大聲哭出來吧。怕什麼,至少還有我在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柚 的頭像

柚。

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