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太輕易相信身邊的人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
                      他們到底是本人
                      還是
                      別人
 
 







 
 
 
 
    『小米,妳在磨菇什麼東西阿,快點過來吃宵夜阿。』小卉催促著。
 
    『好啦,馬上就過去了嘛。』
 
    小米心不甘情不願的關掉msn對話視窗,扁著嘴哀怨的走向和式桌。
 
    『在和誰聊天阿?聊到連妳最愛的紅豆湯圓都可以冷落?』
 
    阿彩用手肘頂了一下小米,賊兮兮的看著她。
 
    『一定是運休系的陽光大帥哥阿德,噢!!他真的好帥。』
 
    正用著愛心形狀的雙眼盯著天花板發花痴的是小花,這綽號倒是取得名副其實了。
 
 

 
    大一,一個外表急於想要證明自己經長大,內心卻還是懵懂無知的年紀。
 
    大一,一個學校規定新生得強迫住宿不知道是方便管理還是斂財的年紀。
 
    大一,一個對學校什麼都不懂學長姐還會編一大堆鬼故事來嚇你的年紀。


 
 
    小米,小卉,阿彩,小花,四個來自於不同科系的女生,卻恰巧住進同一間宿舍。嬌小可愛的小米,是所有男生一看到就會想要保護的類型。精明幹練的小卉,則是動不動就喜歡碎碎念的好媽媽類型。活潑大方的阿彩,人氣和可愛的小米不相上下,愛好運動的她是個陽光美少女。至於小花嘛,本來是沒有類別可以歸類的啦,不過最近剛好多了一個新名詞- 『乾物女』。是啦,小花就是屬於這類型的女生。
 

 
 
 
    『今天早上聽學姐說,我們這層樓有那個那個耶。』
 
    阿彩特意壓低聲音說著,還不忘往嘴裡塞了一口滷味。
 
    『那個是什麼阿?』小米不解的望向阿彩。
 
    『就是…』 阿彩露出了詭譎的笑容。









 
 
 
    鬼阿。
 
 










 
    『什麼?阿彩妳剛說什麼?我沒聽到清楚耶。』
 
    『我什麼都還沒說阿,正要說就被你打斷了耶,虧我還特地營造氣氛說。』
 
    阿彩沒好氣的青了小米一眼。
 
    『對不起嘛。』小米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好啦,誰捨得生我們家最~~可愛的小米的氣勒。』
 
    阿彩笑笑的摸摸小米的頭。
 
 
    『阿彩,妳所謂的那個,該不會是指不乾淨的東西吧?』
 
    好媽媽小卉擔心的問著。
 
    『是阿。學姊說,我們住的這個第一宿舍,曾經發生過很可怕的飛頭事件喔。』
 
    阿彩再度露出了詭譎的笑容。
 
    『妳該不會剛好是想說,幾年前的一個夜晚,突然有一顆飛頭出現在第一宿舍,從氣窗飛進每一間房間,還東撞西撞引起大恐慌的那個故事吧。』
 
    小花塞了一塊魷魚入嘴,氣定神閒的說著。
 
 
    『是阿是阿,小花妳也聽過阿?』
 
    阿彩彷彿找到同好似的挨到了小花身旁,興奮的問著。
 
 
    『上網查過,無稽之談。妳看她們嚇的。』
 
    小花指了指小米和小卉,順手敲了一下阿彩的頭,責怪她不會看別人臉色。
 
    『唉唷,對不起嘛。不過學姊還有提醒我們一件事喔。』
 
    阿彩哀怨的揉著剛被敲的頭,不死心的繼續說下去。
 
    『不准說!!』其他三人異口同聲的抗議。
 
    『好嘛,不說就不說嘛,這麼兇幹嘛。』
 
 










 
    扣扣扣
 










 
 
    『我去開門吧,妳們繼續吃。』
 
    阿彩搶先衝到了門邊,扭開了門把。
 
 










 
   
 












 
 
 
 
    『小米?!』阿彩看到門外的小米,當場石化在原地。
 
    『阿彩,吃宵夜嚕,妳看我買了好多好多喔。』
 
    門外的小米笑嘻嘻的提著一大袋的鹹酥雞,在阿彩面前晃呀晃的。
 
 
    『妳…妳說妳才剛回來?』 嚥下一口口水,阿彩緊張的問著。
 
    『是阿,怎麼了嗎?』門外的小米天真的望著阿彩。
 
    『那…裡面那個小米是誰?』 阿彩轉身指向門內。
 
 
 








 
   
 
 
 
 









 
    啊啊啊啊啊啊!!!!!!
 


 
 
 







 
 
    『阿彩妳怎麼了?』『阿彩妳沒事吧?』 『大半夜的妳在鬼叫什麼阿?』
 
    聽到慘叫聲,大家紛紛開門出來關心。
 
 
    『我房間,停…停電。』 阿彩心有餘悸的指向自己的房間。
 
 
    『怎麼可能只有妳房間停電,妳應該是做惡夢吧。』隔壁房的同學安慰著。
 
 
    『沒有,我…我……』 阿彩頓時不知道該從何解釋起。
 
 
    『阿彩,妳還好吧?』耳邊突然傳來小米的聲音,嚇的阿彩倒退了好幾步。
 
    『妳…妳是誰?』 阿彩驚恐的看著眼前的小米。

 
    『唔…我是小米阿,阿彩妳怎麼了?』 小米皺起眉頭,不解的看著阿彩。

 
    『我知道妳是小米,但妳是剛在房間裡剛我們聊天的小米,還是突然出現在門口提了一大袋宵夜的小米?』

 
    『阿彩妳在說什麼阿?我剛剛一直待在隔壁房間弄報告阿。』

 
    『那…剛剛跟我聊天的是誰?門外的那個又是誰?』
 
    阿彩歇斯底里的大吼著。
 

   
『阿彩妳不要這樣子嘛,我剛剛真的在隔壁弄報告,不然妳可以問小卉和小花,她們剛剛也在阿。』
 
    小米委屈的說著,眼淚都快滴下來了。
 

 
    小卉和小花?!對了,剛剛一停電自己就匆匆忙忙的跑了出來,也沒注意到小卉和小花有沒有跟著出來。還有,剛小米明明就站在門口,自己衝出房間的時候竟然什麼都沒撞到,這點也很難解釋。阿彩在心裡這樣想著。
 

 
    『妳說,小卉和小花,剛剛都和妳一起在弄報告?』
 
    阿彩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小米。
 
 
    『嗯嗯。喏,妳可以自己問她們阿。』
 
    小米指著阿彩背後剛從隔壁房間走出來的小卉和小花。
 

   
『怎麼啦?阿彩臉色怎這麼難看?』小卉關心的問著。

 
    『還好吧?』小花一臉擔心的看著阿彩。

 
    『妳們剛剛,通通都在隔壁弄報告嗎?』

 
    『恩。』 三人有默契的點頭。
 


 
    阿彩突然想起了學姐提醒過她的那件事。
 
 
 
 
 
 
 
    住在第一宿舍,不要太輕易相信身邊的人,因為你不知道,他們到底
 












                                                        是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柚 的頭像

柚。

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